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不伦恋情- 我干了我婶母十年
我干了我婶母十年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香蕉视下载app最新版ios_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_女人humanandanimal]

地址发布页:地址发布页:
第一回:琪姊与坏孩

我鲁国康这辈子干过最多次的女人,就是我的二婶。她只比我大十岁,我都叫她琪姊,是我二叔担任助教的大学里同系所的学生,跟二叔的年龄差了整整一轮,但两人是相当投缘的玩咖,加上二叔不断受到祖母催婚的压力,因此在琪姊大学毕业的时候马上闪电结婚。

我跟琪姊第一次性爱是在十四岁的时候。
那年暑假二叔带我们到非常豪华泳池饭店,但是学校那边临时有事要隔天才有办法动身,但是饭店的时间已经预约好了,就只能由我跟琪姊先行入住二叔隔天再赶来。

这就是我落入了琪姊的「圈套」的第一步。

饭店本身其实就是个水上乐园,最特别的是VIP套房,里面有约六平方米的专属私人泳池,是二叔砸下大手笔好不容易才在暑假热门时段包下一间房间。
一入住刚放下行礼,当年还只是中二屁孩的我,虽然满脑子都想着怎幺玩才过瘾,但还是忍住念头假装自己很成熟而不为所动。
琪姊彷彿看穿了我一般,笑着说:「阿康,想玩的话我们一起去玩吧!」
琪姊样貌很像当年正红的韩国偶像,而且身材好人又高挑,圆挺的奶子跟风骚的翘屁股常常让刚进思春期的我陷入各种性幻想。
琪姊在外衣底下早就穿好了比基尼泳装,脱掉外衣后水蓝色的比基尼衬托出肌肤的雪白。
虽然对二叔感到过意不去,但毕竟二叔的缺席是不可抵抗力,所以我跟琪姊还是高兴的跑去玩各种游乐设施。只不过当下是暑假,与其说是在玩,到不如说整个下午都在排队,连游泳池的水都被大量游客给泡温了,于是傍晚随便吃了点东西,我跟琪姊就倖然回到房间。

我:「结果根本就只是在排队而已嘛……」
琪姊:「人又多,而且充满了汗味跟消毒水的味道,人家好想洗澡喔。」
我:「总觉得有些不过瘾,我到房间专属的小游泳池再游一下好了。」
琪姊:「那我先去洗澡啰!」
在琪姊洗澡的这段时间,我跳进VIP房的小游泳池持续燃烧我的中二体力。夏天天色暗得慢,下午六点了太阳仍然挂在地平线的上方,我一边享受水的清凉,一边欣赏着巨大观景窗透进来的阳光,将池水染成橘红色。
就在太阳终于跟地平线接触的时候,身后房间的落地窗被打开。我回过头就看到洗完澡的琪姊走了出来,而且身上换了一件新的比基尼泳衣……应该说,除了繫绳之外,只有三块白色的小布分别遮住了乳头跟淫穴的比基尼,连琪姊精心修剪过的阴毛也露出了大概一半左右。
我:「琪姊,妳、妳这套比基尼是……?」
琪姊笑着说:「这个叫作『微比基尼』喔!怎幺样?很性感对不对?」
我吞了一口口水说:「嗯……很好看。」
回想起来,也许我在看到琪姊这身撩人的装扮的时候,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已经心里有数了。
「谢谢。」琪姊大方的接受我的讚美,然后跳下游泳池。
这时候,琪姊身上的泳装发生惊人的变化。在接触了水之后,原本白色的小碎布变成了半透明,粉红色的乳头若隐若现的诱惑着我。
我虽然想撇过头去假装不在意,但是目光仍然被琪姊的乳头给捕获。
琪姊靠了过来,在我耳边嗲声说:「阿康,想要看得话可以大方地看没有关係喔。」
「咦…咳咳咳!」我吓得被口水呛到,说:「可是,琪姊不是跟二叔……」
琪姊撑着泳池边缘坐上岸,身上的三块布都因为浸水变成半透明状,连淫穴都能看到。
琪姊说:「说到底,是他自己没办法来,而且我们今天下午跟本就玩得不尽兴嘛!……所以说,快晚上了,我们乾脆在房间玩一些我们自己的娱乐吧!」
对应日照强度而自动感应的LED灯亮了起来,在私人VIP泳池旁,就只有我跟湿漉漉的淫乱大姊姊。
「想跟你的二婶……琪姊一起玩吗?」琪姊一边说一边伸出手。
身为一个思春期少年,性经验除了打手枪之外,这是唯一一个可以超越同龄男生的破处机会。
我抓住琪姊的手,让琪姊将我拉上岸,说:「我……想跟琪姊玩。」
琪姊魅笑道:「阿康真是诚实的好孩子。」

在泳池边我们两人的身体靠在一起,她用手隔着泳裤摸着我的鸡巴,本来目睹琪姊媚态就半充血的肉棒,如今已经完全硬起来了。
琪姊:「虽然还是个孩子,不过鸡巴的尺寸摸起来很不错唷。」
我:「呼……呼……琪姊,我也可以摸妳吗?」
琪姊:「可以呀!不过既然要摸的话,不如我们彼此脱光来摸吧。」
说完,她将我的泳裤往下拉,我的鸡巴弹了出来。
琪姊:「跟我想得一样雄伟,虽然毛还稀稀疏疏的,但已经有大人的尺寸了……啊~这个味道……闻起来真美味。」
我也解开琪姊的泳装,大胆的伸手揉她的奶子。
我:「琪姊的奶子好挺,乳头也好漂亮喔。」
说完,我用手指爱抚她的乳头,她也发出了「嗯哼~」的娇喘。
琪姊呼吸越来越粗的说:「你这个小色鬼……什幺时候……学会……玩女人的奶子的?」
同时,她的手也不忘套弄我的鸡巴。
我:「我是在A片里面学的,舒服吗?」
琪姊:「嗯……喝……哈……超舒服的。吶,阿康在A片里……有学过……怎幺玩淫穴吗?」
我吞一口口水:「我试试看。」
说完,我由乳头改进攻她的阴户,用食指跟无名指掰开她的外阴,然后用中指来回按摩阴蒂跟尿道口。
琪姊舒服的用鼻音说:「啊啊……哼啊……怎幺这幺熟练?你这个……坏孩子……是不是偷偷跟女孩子玩过了?」
我:「没、没有!琪姊是我第一个爱抚的女生!」
琪姊:「真的吗?人家好高兴喔!」
说完,她用唇堵住了我的嘴,两个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嘴里开始交战,我们的手温柔地攻击彼此性器的同时,我们的喉咙也贪婪的吞嚥彼此的口水,我也改变进攻策略,将中指跟无名指插入她因为发情而又热又黏的淫穴里,同时琪姊的嘴也不捨的跟我的嘴分开,还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口水丝。
琪姊:「你这个……坏孩子……哈~~……害人家的淫穴……这幺舒服……」
说完,她用没玩弄我鸡巴的那只手偷袭我的胸部,模仿刚才的我玩弄乳头。
我接受到刺激忍不住呻吟:「啊~~嘶~~!」
琪姊:「嘻嘻,怎幺样?男人的乳头可是比女人还敏感的喔!」
我:「好……舒服……看我的!」
我不甘示弱,另一只闲着的手袭向她的右乳,然后一口含住左乳用舌头爱抚乳头。
琪姊发出浪叫:「好舒服!好舒服!坏阿康、坏孩子!……竟然让你二婶这幺舒服!」
我将嘴离开她奶子说:「怎幺样?二叔跟我谁让妳更舒服?」
琪姊:「当然是你这个坏孩子,再多舔舔人家的奶头,将淫穴搅得乱七八糟吧!」
乱伦的背德感刺激着我的官能。
就在我玩弄她的身体正尽兴的时候,她用身高优势将我压制到一旁的躺椅上。
我:「琪姊?」
琪姊:「该我进攻了唷~我早就想吃坏孩子的鸡巴了。」
说完,她以六九体位跨坐到我身上,将屁股对着我开始品尝我的下体。我也不甘示弱,将脸埋进她股间,用鼻息品尝她屁眼的腥臊,然后舌头搅弄着她粉嫩的淫穴。

嘶噜~咕啾~嘶噜~嘶噜~咕啾~嘶噜~咕啾~咕噜~咕噜~

我们食用彼此性器的舔弄声,还有混着唾液跟彼此体液的吞嚥声此起彼落持续了好几秒,然后琪姊压住了我的两腿,使我的屁股不由自主往上抬,接着跟我的屁穴接吻,用舌头开始钻进我的括约肌。我也有样学样,掰开她的屁股沟将她的屁穴用嘴堵住。
我们吸弄了彼此的肛门将进一分钟,琪姊从我身上爬起来,并再次跟我用嘴深吻并交换彼此肛门的骚臭。
离开彼此的嘴后,琪姊媚笑道:「噗哈~!坏小孩好棒,嘴巴跟手都很优秀呢!」
我:「那是因为琪姊是个好老师呀!」
琪姊:「既然爱抚拿了高分,那接下来干穴……能拿几分呢?」
我吞了一口口水,期待着十四岁处男的第一次。
我:「好想干琪姊的淫穴喔!」
琪姊淫笑的舔了嘴唇说:「人家的淫穴也準备好被你干了唷!」
琪姊两脚跨在躺椅两侧站了起来,两腿中间对準我的肉棒,然后缓缓的坐下来。我也抓着自己的鸡巴对着她的淫穴,等着迎接我失去处男的这一刻。
不到五秒的时间,我的鸡巴从龟头慢慢被琪姊的淫穴吞噬,本来已经螁开的包皮受到阴道牵引螁得更后面,将龟头夹进她黏热的阴道。
「哼嗯嗯嗯嗯嗯嗯~~~~~~!」
琪姊一边享受着鸡巴进入她体内的快感,一边用鼻音发出淫叫声,最后下面那张嘴终于将我的肉棒全部吞进去了。
接着她缓慢扭动腰,让淫穴开始吞吐我的鸡巴。
琪姊浪喊道:「阿康……坏小孩……老实告诉琪姊……哈……你有没有幻想……干你二婶琪姊……」
我:「一个礼拜有……大概三次。」
琪姊:「呼……那现在你的鸡巴……真的干我了……是不是很开心?」
我:「我快爽死了……干穴的感觉……比自己打手枪……还过瘾哪!」
琪姊:「夜晚……还很长……嗯哼~你可要慢慢……干人家……」
我:「哈呵呵……我好想把琪姊干死喔!」
琪姊:「啊呜~干死人家……把人家的穴干烂……让你二叔……以后只能干你干过的……烂穴……」
听到这句话,我兴奋的抓住她的屁股,猛地拱起腰将鸡巴插进最深处,马眼与琪姊的子宫口来了一次初吻。
我:「妳这给二叔戴绿帽的蕩妇!这幺享受我这个坏孩子的鸡巴,是不是太久没被人干了?」
琪姊:「对!人家……等了好久……就是要给你干到爽的!好孩子……好鸡巴……干深一点!」
我从抓住她的屁股改成抱住她的腰,然后挺起身体翻身让两个人轻轻从躺椅滚落到地上,变成了我从上方干她的姿势。但我不急着狂抽猛送,而是学A片的男优那样保持一定的节奏在淫穴里拔插肉棒。
琪姊两眼朦胧,销魂淫吟:「坏孩子……好孩子……你干穴好厉害……啊~啊~嗯~~满分!」
我:「妳这母狗叫得真骚!」
琪姊:「对……人家就是……被干烂掉的母狗……哈~嗯~以后坏孩子想干穴……人家就变成母狗给你干……干死我吧!干死我!」
不知抽插有没有超过一百下,交合的部位发出咕啾~咕啾~的声音,琪姊的淫水跟我的鸡巴交织出动人的淫乱乐章。
琪姊不知道是被我干到没力,或着是叫床叫到没力,现在傻笑着流着口水,发出「哈~哼~哼~~嗯~~~吼~~」的鼻息声,满身大汗的躺在地上享受着我的蹂躏。
我感受到龟头开始痉挛,是射精快感的前兆,插穴的动作也下意识的加快。
我:「小骚货,坏孩子要射精了喔!我要射在妳的嘴里!」
琪姊彷彿恢复了精神,也开始喊:「射进嘴里!射进嘴里!哼~哈啊~人家……要把坏孩子鸡巴里的蝌蚪,全部都吃进肚子!」
我:「啊~~~~~!」
就在我要学A片的男优在最后关头把鸡巴拔出来,对琪姊的嘴射精的时候,琪姊的双腿用力箝住我的腰,将我的鸡巴再次顶进她阴道的最深处。
这次不只马眼跟子宫口再次深吻,我的子孙汁也狠狠的喷进了我二婶肚子里的育儿房里。
琪姊如同狐狸精一般的魅笑、浪叫着:「射进下面的嘴里!哈~哈~呼~人家用下面的嘴,把坏孩子的精液喝光了!好多蝌蚪在我的肚子里游泳!坏孩子蝌蚪……人家最喜欢了!」
被限制行动又遭到痉挛的肉穴包覆肉棒的我,只能无助地不断让喷发的体液被二婶吸进子宫里。
我一边射一边喊:「啊~~~呜!我的龟头……变得好敏感……」
将我尿道里最后一滴精液榨乾之后,琪姊终于心满意足的放开她双腿让我恢复自由。
我中出了自己的二婶琪姊,木已成舟也无力回天,更何况刚刚射了可能是学会打手枪、有性经验以来最大的一发,所以我乾脆趴在琪姊丰满圆挺的奶子上喘气,任由仍被淫穴夹着的鸡巴慢慢缩水。
我说:「琪姊……妳是不是被干傻了?要是有孩子怎幺办?」
琪姊摸摸我的脸颊说:「是你二叔自己没办法来的,算他活该。」
我依然惴惴不安:「但是,如果怀孕的话……就不是二叔的小孩啊……这不是骗二叔吗?」
琪姊嫣然一笑:「你的小孩跟你二叔的小孩不是差不多吗?更何况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,而且你又只是个小孩,你二叔不会怀疑的啦!」
「可是……」我一边说一边从琪姊的身上爬起来。
琪姊:「真的那幺不安的话,我回去吃一颗避孕药就好了呀!放心吧,人类不会因为一次做爱就这幺容易怀孕,就算怀孕也会有办法瞒过去的!」
说到这里,琪姊爬起来让身体靠着旁边的躺椅。现在的琪姊身体被我们两个人的汗弄得湿漉漉,在灯光下闪烁出诱人的油亮。
她用M开腿让我看被干得红通通的阴户,上面残留着被搅成泡沫状的淫水。
刚刚还贪婪吸允我鸡巴的肉穴一开一合的痉挛,从我鸡巴里被掠夺的白浊正缓慢的从阴道口往屁眼的方向流出来。
琪姊:「刚刚干人家的时候明明这幺勇猛又毫不犹豫的说……嘻嘻嘻嘻!反正以后你二叔干的这个身体都是被你玩过的破鞋,难道还怕再给你二叔戴更大一顶绿帽?……刚刚不是说了吗?夜晚很长,要慢慢的干人家唷。」
我舔了嘴唇看了眼前发情着诱惑我的娼妇,如今她在我眼里已经不是温柔美丽的大姊姊,或是二叔的妻子、我的二婶,而是为了处里我性慾的精液马桶。
我释怀的笑了出来,搔着头说:「但是啊……我才刚软掉而已喔!」
琪姊也笑了出来,伸手按摩我的睪丸,说:「放心,把肉棒放进人家的嘴里,很快就能帮你恢复雄风喔!」
那个晚上,我的鸡巴干进琪姊的淫穴三次,次次都把子孙汁毫不怜惜的赐给眼前的母狗。
到夜半时分我们回浴室沖洗身体的时候,我的鸡巴也干了琪姊的屁穴一次,儘管琪姊坚持这次依然要把精液射进子宫,但是当我鸡巴开始痉挛然后插进她阴道里的时候,我们两人根本感觉不出有液体流进她体内。
最后琪姊一脸的不甘心,要求我尿在她脸上跟身上之后,我们才结束这荒唐又淫乱的一夜。
到了隔天,二叔结束了学校的工作之后,加入我们玩乐的队伍,我跟琪姊又回到了她是温柔美丽的大姊姊,同时也是我二婶的身分。
那件布料极少的淫乱泳衣也消失无蹤,彷彿我们第一夜就只是一场梦,只有我纵慾过度还隐隐作痛的龟头,能证明第一夜不是幻觉,我是真真正正在十四岁被二婶给夺走处男之身。

夏天结束之后,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二叔跟琪姊夫妇,而这段回忆则是在午夜梦迴的时候,时常被我拿出来细细的品味。
到了邻近农曆年的时候,我从我妈那里得到了琪姊的消息。
「你二婶怀孕五个多月了喔。」
听到这个消息,我只能张大嘴发出一个声音──

「啥?」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